快捷搜索:

锐体育-阿根廷出线内斗暂告一段落-搜狐体育

  作为《冰与火之歌》中的角色,贝里席大人曾经有一句名言,混乱是一把阶梯,唯有这把阶梯是真实的,攀爬则是其中的全部。 在这场宫斗戏里,梅西不可避免的成为主人公,他在阿克战中糟糕的表现以及缺少队长责任的行为,成为整个宫斗戏里最好的道具,宫斗剧里的任何一方,都希望利用梅西这把武器,伤害到对方。因此,我们看到的是极具矛盾的场景:一方面,所有人均认为桑保利的战术陷梅西于不义,另外一方面,阿根廷队内矛盾被疯狂爆出,所有人都不嫌事大,矛盾的终点,都是梅西。 一方面,阿根廷内部越平静,球队表现的越好,已经开始失去马克里信任的塔皮亚,他的位置越稳;另外一方面,阿根廷内部越混乱,球队成绩越惨,塔皮亚越要担责,而安赫利西奥的机会就来了。南美洲这片魔幻大陆的故事,远比老马丁笔下的《冰与火之歌》更精彩,也只能从《资治通鉴》里,才能找到类似的经过。马斯切拉诺在第三战前,也曾经点名批评了西蒙尼和朱斯蒂,声称他们也是造谣者,造谣者是阿根廷足球的最大灾难。……【详细】 阿圭罗这一句话,几乎点燃了阿根廷的所有问题,于是《马卡》爆出了桑保利已被架空的新闻,这个新闻立刻被所有人接受,紧跟着,《TyC Sports》报道了更多的细节,球队现在已经开始自我管理,桑保利不是被架空,而是根本就没有人听他的话。 媒体突出主教练桑保利已经失去对球队的控制,球员现在实行自制(这不能算是歪曲报道,也算是报道了一部分事实);西蒙尼认为,阿根廷足球在过去四年里全部是混乱的,现在也一样;朱斯蒂认为布鲁查加最受球员欢迎,但他本人只是一个名宿和经济人,非足球官员,布鲁查加则是阿根廷队的体育主管。足协主席塔皮亚与某些媒体的关系势如水火,阿根廷球迷也开始抢戏,有人要强奸克阿战一役中出现失误的门将卡巴列罗的妻女,使阿根廷足球的形象,更加一落千丈。就在这时,阿根廷总统马里克加入乱局,使整个故事变得更有戏剧性。 在这次阿根廷队内乱中,媒体、阿根廷足球名宿全部加入进来,使这次乱局越发混沌。 非常庆幸的是,梅西拒绝与马拉多纳见面并会谈,这一度让阿根廷的内讧达到新高度,新老两代球王如同水火,但这恰恰是梅西聪明的地方,也许是他的父母和妻子帮他做了决定:马拉多纳与桑保利没有区别,他也在消费梅西。作为一位即将谢幕,且无处可倚的名宿,马拉多纳必须通过这种方式,来证明他在看台上戴着两只手表看球是为了阿根廷,而不是仅仅只是无所事事。当然,他竖过中指还会去住院,接着会快速出院,好好出一把镜。阿根廷足协主席塔皮亚,在6月24日严厉批评了阿根廷媒体,你们现在已经是(阿根廷足球)第四方势力,你们本身是信息传播者,现在却利用这个职能来歪曲事实。 桑保利深知,眼前这支阿根廷,很难冲击冠军,但与梅西合作,会在成绩失败后,由梅西来承担责任而不是他。但他的用心,始终没有瞒过阿根廷队的球员们,这也是桑保利在阿根廷队内,几乎没有个人威望的原因。Warren Gatland使用Messy Monday为新西兰挑战Robert Kits!此外,阿根廷媒体无限放大了阿根廷队内的矛盾,有些媒体完全是为了争夺眼球,比如爆出马斯切拉诺怒骂卡巴列罗,帕文大战马斯切拉诺,这是在吸晴。另外媒体几乎已经指定了阿根廷球员能够接受的主帅,前独立队球员、在1986年夺得世界杯的布鲁查加,他被认为是一个令人信服的人选。 阿根廷0-3负于克罗地亚之后,桑保利在比赛结束后表示,一切责任由他承担,他没有为梅西选择好伙伴。但这一句话,却突然在赛后引爆了媒体。第一个站出来的是阿圭罗,阿圭罗在克阿一役中被换下,此前他打入阿根廷唯一一个进球,他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。 梅西体系,确实存在,却不是梅西自己制造的。梅西是一个缺少领袖气质的球员,在小组前两战中,他不仅无法与善于煽动的马拉多纳相比;在本届世界杯上的球员中,他的领导力,无法与C罗相比。梅西有没有对阿根廷的世界杯名单起到决策作用?有。主帅桑保利在这支阿根廷队中,并没有自己的派系,如果他需要服众,或他需要管理球队,只能用一种方法,就是与梅西合作。因此桑保利在所有的决策中,都会征求梅西的意见,包括球员名单以及战术安排。 6月26日,阿根廷在D组最后一轮2-1击败尼日利亚,惊险获得小组出线负于克罗地亚之后的几天,整个阿根廷足球上演了一幕经典的宫斗戏。表面上,以主帅桑保利的去留和其权力是否被架空为导火索,其背后,则是对阿根廷足协权力的争夺。 西蒙尼在负于克罗地亚后,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,我们对克罗地亚的表现,就是过去四年里发生的事情的缩影。这是无领导状态。没有领袖,无论是教练,谁应该是领导,谁才是球员,谁应该被领导。球队输了,这是错误造成的。在谈话里,西蒙尼重点批评了桑保利,认为他战术错误且重用卡巴列罗,略微批评了梅西,认为梅西不具备领袖力。里卡多-朱斯蒂,在1986年世界杯上打满7场比赛的球员,是他在媒体面前公布球员希望选择布鲁查加担任主帅。 站在梅西的角度讲,这已经把梅西放在火上烤,整支阿根廷队,现在的确存着梅西体系。最明显的特征就是,与梅西关系不好的伊卡尔迪无法入选,即使普通球迷都能看到,如果阿根廷前锋线上,有一个能拼抢有冲击力的中锋,至于如此狼狈?在与尼日利亚一役中,伊瓜因中路无人盯防时的射门都能打偏,如果伊卡尔迪在,这球是不是就进了? 塔皮亚上任之后,渐渐展现不受马克里控制的一面,他与安赫利西奥的矛盾越来越多,而本届世界杯,阿根廷队的表现,从某种意义上也会决定塔皮亚的命运。桑保利是由塔皮亚拍板的,他也是给予梅西支持最多的人之一。塔皮亚的对面,是博卡青年主席和阿根廷第一副主席安赫利西奥,后者是总统马克里的真正亲信,如果眼前的乱象,能有一个人受益,那就是安赫利西奥。与马克里之间若即若离的塔皮亚,显然不如安赫利西奥与总统亲近。而不论是塔皮亚还是安赫利西奥,都有自己亲近的媒体。 媒体的连续报道,将阿根廷的内乱概括出来:因为能力不足,桑保利已经无法控制手中这批球员;桑保利的所有战术围绕着梅西进行,因为梅西如果表现的好,可以挽救他的职业生涯。因此在战术上,他把梅西无限制的放大,牺牲所有人来成全梅西,当然,也可能牺牲了梅西自己。 在你中有我,我有中你的局面,基本上可以看到在过去三年间,深受贪腐困扰的阿根廷足协的新的权力架构:塔皮亚作为与马克里较为亲近的一方势力,他与其岳父莫亚诺,成为阿根廷足协内部最强大的一个力量;阿赫利西奥作为马克里的亲信,是另外一方力量。尽管上任之初,塔皮亚只是表示,阿根廷足协将重新审视与时任主教练巴乌萨合同,但在安赫利奇奥的强力推动之下,塔皮亚最终炒掉了巴乌萨,并与桑保利签订合同。需要指出的是,阿根廷政府一共有十个部门,这十个部门的部长不归总理任命,而是总统直接任命;阿根廷足协,又被称为阿根廷第十一个部,重要性常与财政部相比。显然,塔皮亚的作用非同小可。 马拉多纳始终在抢镜,他在0-3负于克罗地亚之后,把自己当做阿根廷足协发言人和候补足协主席,他不止一次对媒体说道,我要跟梅西谈谈,告诉他应该怎么做。普通的阿根廷球迷,也许听到这话会欣喜若狂,梅西有人指点了。但恰恰错了,梅西现在需要自己站起来,如果他在与马拉多纳谈话之后,再站起来担任阿根廷的领袖,那么梅西还是不配做领袖,他只是马拉多纳的影子。 2015年,阿根廷足协进行选举,选举的两人中,一位是代理主席塞古拉,另外一位是第三副主席、圣洛伦索主席迪内里,在75张选票的情况,两人竟然各得了38张选票,原有有人投了两张选票,最终塞古拉当选。2016年6月,国际足联决定剥夺贪污丑闻不断的阿根廷足协权力,派人接管,2017年,阿根廷乙级联赛球队巴拉卡斯中央队主席塔皮亚,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,拿到43张选举票中的40张,当选阿根廷足协主席。因为曾经在布宜诺斯艾利市拥有一家清洁公司,塔皮亚与曾担任布宜诺斯艾利斯市长的马克里关系还算不错,但马克里显然不是很相信他,作为马克里真正的亲信,博卡青年队的主席安赫利奇奥,当选阿根廷足协第一副主席;而塔皮亚的岳父,独立队主席莫亚诺,作为牵扯安赫利奇奥的力量,当选阿根廷足协第二位第一副主席(双第一副主席)。 站在这个角度来看,我们可以看到阿根廷内乱的原因:桑保利在无法控制球队的情况下,安排了以梅西为核心的战术,但被所有球员认为,桑保利没有作为主教练的能力和人格;另一方面,梅西自己的表现,确实缺少领导力。这是一个死结,而且是无法解开的死结。梅西走过的顺境太多,一次失败就可能让他怀疑自己,现在他自己也在怀疑自己,好在战胜尼日利亚后,他多少可以走出来一些……【详细】 作为一个南美国家,阿根廷政府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前,政变迭发,1978年,阿根廷足球队在军政府执政期间夺得世界杯,但也传出过军政府向秘鲁军政府行贿的丑闻。阿根廷总统马克里,1995年曾经担任博卡青年的主席,你没看错,里克尔梅和帕勒莫都是在马克里时期成为世界知名球星的,以足球起家的马克里,在2003年建立了变革承诺党,并在当年参加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市长的竞选,2003年失败,2007年成功。 梅西的特权,是塔皮亚和桑保利共同给予的,并且以梅西为基础,建立了一支梅西认同的国家队。作为总统马克里的亲信,阿根廷足协第一副主席、博卡青年主席安赫利西奥,则希望阿根廷队出现混乱,并且成绩不佳,这样塔皮亚的前途可能受到影响,而他最有机会。 根据《号角报》的报道,阿根廷总统马克里给梅西同屋宿友阿圭罗发信,你们真的兵变了?内乱竟然惊导了领导。阿圭罗一再否认兵变事实,同时他没有否认马克里给自己短信。在尼日利亚与阿根廷一役结束后,马克里又在推特上发文,我爱死罗霍了。整个局面,竟然混乱到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的地步,马克里的进入让局面更加混乱,但对于阿根廷政局熟悉的人却明白,这件事情,其实已经快要真相大白。……【详细】 一众人等,包括西蒙尼与朱斯蒂,都希望在这个乱局中发言,获得利益。象西蒙尼,也许是他对梅西不满,象朱斯蒂,作为一名经济人,他也许希望能够进入阿根廷足协工作,只有在混乱中,他才有这个机会。在这个故事里,梅西是一个棋子和武器,桑保利是,马斯切拉诺是,甚至卡巴列诺都是。 2017年当选主席的塔皮亚,背景只是阿乙主席,正因为如此,又被视为非豪门的第三方势力,在岳父莫亚诺和总统马克里的支持下,当选主席,他任命桑保利,他希望阿根廷足球能在世界杯上取得成绩,但是唯一可依赖的人,就是梅西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